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弗赖堡口腔医院 > 班隊活動
一堂“生成”班會的啟示
  時間:2018-03-29   作者:袁慎彬 張燕  

       一、“生成”敘事

下午第二節是練習課,同學們都在認真地做作業。我看著他們,不禁又陷入了深思:怎么樣幫這個剛接手的班級走上“正軌”呢?才開學幾天,班上就發生了幾起紛爭,得找時機開個班會“撥亂反正”。正想著,忽然,教室中央“嘩”的一聲炸開了“鍋”。原來,一個叫劉靜的女同學突然嘔吐了。一時間,教室里亂作一團,同學們紛紛掩鼻而逃,尖叫聲、責備聲、桌椅的挪動聲不絕于耳。我隱約感覺到,一個很好的主題班會正在“生成”。我靜靜地站在原地——我想讓同學們好好地體驗一下這個真實的情景。教室里很快靜了下來,同學們開始把目光投向了我。幾個掩著鼻子的同學下意識地把手放了下來,低下頭,還不時地瞟了瞟我。劉靜一個人怔怔地站在遠離人群的教室中央,不知如何是好。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終于,有兩個女同學碰了碰肘,默默地走到劉靜身旁,帶她到醫務室去了。其他同學紛紛坐了下來。“出事地點”周圍的幾位同學仍愣在旁邊,顯得很為難的樣子。我默默地走到墻角拿起了掃帚。等我倒完垃圾回到教室時,教室里異常安靜,幾個洗去了身上污穢物的同學也回到了座位上。我看看表,鄭重地宣布:今天的練習課到此結束,剩下的時間開班會。每四人一組,通過討論提出一個班會主題。這時,下課鈴響了,我借機走出了教室。教室里一下子熱鬧起來,我知道他們已經開始討論了。等我再回到教室時,班長和副班長已經站到了講臺前,同學們主動開始了討論。我示意他們繼續,自己在后邊坐了下來。主題很快確定下來了:新學期我們班最需要:團結和友愛。自然,上節課發生的事情成為了最具有說服力的典型事例。大家開始爭先恐后地發言,被弄臟了衣服的同學自我檢討說:“我不應該責備劉靜,其實我知道她那個時候是最需要理解和幫助的。去年有一次,在擁擠的公交車上,我一個受傷的手指突然流血了,血跡不小心弄在了一位阿姨的襯衫上。但她只是笑了笑,還遞給了我紙巾……”接著很多同學都談到了自己在困境中的經歷和心情。這時,劉靜從醫務室回來了……

后來,討論的議題進一步擴大,幾個前幾天起紛爭的同學紛紛自我檢討,表示要改掉以前的個人中心主義,多向他人伸出友愛之手,融入集體的大家庭。從同學們嚴肅的表情、感人的話語中,我感到他們每個人的心靈都受到了震動,每個人都在思考該怎樣關愛他人……

二、啟示

1.真正對學生有教育意義的班會主題是“生成”的

所謂“生成”,簡單地說就是“即興”產生,即由特定的情景自然產生課程資源、過程,甚至目標的過程。生成不排除預先設定,但反對過于機械的預設和“照章執行”。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班會也是一門課程,是由班集體和老師根據本班的特點共同開發的一種“班本課程”,其目的主要在于解決班集體在發展過程中所遇到的問題。相對于其它的學科課程而言,班會課更需要“生成”。因為班會課主要是解決學生思想上的問題,使之在“心動”之余產生“行動”。而“心動”必先“情動”,“生情”的前提又是“觸景”。只有讓學生觸到了真實的情景,他們才會產生強烈的情感體驗,也才會用心去審視和思考。從這個意義上講,在現實情景中生成的主題班會可能要比事先組織的班會效果好。事先組織的班會雖然顯出班主任的“經驗”,但是班會的主要任務是解決班集體中最需要解決的問題,沒有人能夠在開學之初就預測到一個班在什么時候最突出的問題是什么;另外,作為教育者,我們都知道,很多的教育契機是稍縱即逝的,即使再現當時的情景也失去了感人至深的力量,這就像看“媽媽再愛我一次”的電影時,學生都感動得流下了眼淚,但在看完電影后討論時,學生卻很少流淚一樣。

2.班會的組織形式也可以“生成”

長期以來,我們所開展的總是一種嚴格預設型的班會,主題、活動形式都是事先精心設計的,也總是以班主任的“說教”為主,至多就是讓幾個班干部上臺點綴一下。這種灌輸式的班會很少能讓學生由“情動”而“心動”。相反,如果讓學生自己參與進來,讓他們在實際情景中通過討論“生成”班會的主題,在自然進行的過程中“生成”班會的程序,那么班會的整個流程就會像小河的流水一般,不需刻意組織和維系,只需恰到好處的引導和疏通,便在自然流動的過程中獲得育人效果。我們要相信學生的能力和創造性,在他們自己組織的班會中,他們不再是看客,而是全身心投入的參與者。這時,所有的活動就不再是外部強加的,而是他們個體需求的自然體現,他們的言語、行動都是發自內心的,這樣的班會才是充滿生命活力的。正如華東師范大學葉瀾教授所言,“生成”不僅是資源生成,而且也是過程生成。

3.在班會課上,教師要給學生“留白”

如果說班會是一幅畫,那么只有善于“留白”的班主任,才善于創造美。然而,大多數情況下教師成為班會課的“欽差大臣”,學生則是俯首貼耳的“臣民”,班會的主題就是由教師向學生頒布“圣旨”,教師的話是金科玉律。事實上,學生是有思想、有意識、有創造性的、能動的主體,只要給他們“陽光”,他們就會“燦爛”。因而,教師所要做的不是成為代替他們“表演”的“演員”,而是給他們創造一個自我表演的舞臺。只有把班會的主動權讓給學生,把創造性還給學生,讓“學生的地盤學生做主”,班會課才會煥發出生命的活力。

4.教師要善于捕捉、判斷和重建信息

班會主題的生成往往是偶然的,班會的過程也不是預定的,它會隨著師生、生生間的不斷交流、溝通,產生新的思想火花及新的教育信息,這就要求教師具有對信息的捕捉、判斷和重建的能力。一方面,教師要具有敏銳的教育洞察力,才能從日常生活的小事中發現教育契機;另一方面,在動態生成的班會課上,教師只有對班會進行適當的點評和引導,才能保證班會在生動活躍、井然有序的氣氛下持續下去。因為班會中生成的很多具有教育意義的信息,猶如零星灑落在沙灘上的貝殼,只有當教師精心地把它們串聯起來時,它們才會釋放出最動人的光輝。

總之,班會并不是教師進行政治思想教育的“行政特區”,而是師生之間、生生之間生命溝通和對話的平臺。班會只有重視“生成”,才能煥發出生命的活力;只有重視“生成”,才能對人的精神生命產生深刻的影響。

(聯系地址:湖北武漢華中師范大學教育學院 毛齊明轉 430079

(責任編輯:趙敏霞)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