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弗赖堡口腔医院 > 特別推薦
鄭航:讓兒童在習慣認同中養成好習慣
  時間:2018-12-10   作者:鄭航  

        好習慣成就幸福人生,好習慣決定好生活??墑?,如何讓兒童養成好習慣,卻令人頗費心力。一般而言,指導和幫助兒童養成好習慣,無非就是培養自信心,注重榜樣示范,分步訓練與強化,給予贊美和鼓勵,施以適度懲罰,以及家校協同,諸如此類??墑?,這些專注于行為本身的策略,其實際效果往往并不如預期所料。

其實,習慣雖然外顯為行為,卻是根植于心性的。也就是說,一個人之所以能夠養成好習慣,與其對事物的濃厚興趣和對活動的特別專注有著密切關系;而壞習慣的養成,則多與其任性、沉溺于不良嗜好,以及自我放縱、自制力差等聯系緊密。對于兒童少年而言,則往往或多或少與其不知道行為的危險或危害有關。其中,最核心的則是一個人的習慣認同。

所謂習慣認同,是指個人或群體對社會生活中的某種(些)習慣所做出的體認、贊同和模仿。當一個人認可某種行為方式并愿意在生活中付諸行動,我們便可以說,這個人已產生了對某種習慣的認同。這種被認同且付諸行動的行為方式,經重復或多次練習而鞏固下來,自覺不自覺地變成了一個人的需要,于是,他(或她)便養成了此種習慣。

習慣認同表現為直接認同和間接認同。對于日常行為習慣,如節約用水用電、不亂扔垃圾、上課不遲到不早退等,點明即止,無需多言,按要求去做便可,屬于直接認同;而那些反映人格品質的行為習慣,諸如勤奮學習、樂于助人等,則與一個人的思想意識、價值觀念乃至信念、信仰相關。

正如英國著名作家查•艾霍爾所言:“有什么樣的思想,就有什么樣的行為;有什么樣的行為,就有什么樣的習慣;有什么樣的習慣,就有什么樣的性格;有什么樣的性格,就有什么樣的命運。”對這類習慣的認同,是一個人基于對行為方式與思想意識、價值觀念之間關系的理解、領悟而產生的,表現為間接認同。無論直接認同還是間接認同,都離不開一個人作為行為主體的認知、情感、評價。

有鑒于此,指導和幫助兒童養成好習慣(或克服不良習慣),便需要更多著眼于行為習慣背后的行為主體因素,讓他們產生習慣認同。讓兒童產生習慣認同,具有這樣幾重涵義:

一是讓兒童知道習慣,既知道在學習和生活中有哪些習慣,也知道自己已養成了哪些習慣,以及這些習慣在自己的學習和生活中表現為何種行為方式。

二是讓兒童懂得評價好習慣或壞習慣,其關鍵在于:評價標準的來源(是源自社會習俗或外在權威——父母、老師、名人,還是源自個體良心或外在需要),以及如何依照標準對行為方式進行評價。

三是讓兒童對這種習慣產生情感體驗,即:基于幸福生活和健康成長的需要,讓兒童感受到、體驗到已有習慣之好或壞,從而喜歡或厭惡這種習慣。

基于以上認識,教師指導和幫助兒童養成好習慣(或克服不良習慣),需要著眼于以下幾方面:

第一,從培養和激發兒童的興趣入手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齊白石愛畫惜時、魯迅愛書護書,等等,這類因學習興趣而養成好習慣的名人故事,可謂不勝枚舉。在學校生活中,教師激發興趣以培養習慣,其重點在于誘發兒童對周圍事物的好奇心,并使之得以保持;在于開設多樣性、個性化的課程,并賦予兒童以自主選擇的機會;在于讓課堂教學或課外活動產生趣味點,并令兒童獲得真切而豐富的體驗;在于與家長協同以發揮興趣之于習慣養成的牽引作用,并凝聚為具體磁石般吸引力的教育場域。

具體說來,在課堂教學、課外活動和班級管理中,教師須做到:

一是創造多種條件,激活每個兒童的興趣點,讓每個兒童都有“在場感”,并讓他們在這種感受、體驗中在意并在乎這種機會;

二是尊重和發揮兒童的主體性,讓他們在教師指導下嘗試著進行自主設計、自主安排、自主判斷、自主選擇、自主反思,提高其主體意識,提升其自主能力,從而進一步增強自我認同;

三是創設情境,減少干擾,營造氛圍,讓兒童學會在固定時間里,可以專注于某事、某物、某環節、某活動,做到全身心投入,以至于心無旁騖。

當然,由于兒童存在年齡特征、成長背景、學習基礎、生活經驗、個性特點諸方面的差異,同時習慣亦存在層次、類型上的差異,因此,對于不同兒童、不同習慣的養成,教師的著眼點和著力點也不盡相同。但無論如何,通過激發興趣而養成習慣,其核心點依然在于:由外在興趣(被認可、被接納、被肯定、被贊美等)的激活到內在興趣(自我肯定、自我認同、成就感、自我實現等)的培養。

第二,讓兒童意識到習慣與成長的關聯性

兒童的成長,包括身心健康、學業進步、人際和諧、個性發展、人格健全,都離不開好習慣的養成。除了直接促進兒童的成長之外,教師的重要職責還在于讓兒童意識到自己成長的諸種表現,以及這些成長與習慣養成之間的關系,諸如:是堅持鍛煉、克服惰性增強了體質,是勤奮認真、戒驕戒躁取得了進步,是關心體諒、不計前嫌收獲了友誼,是寬宏大量、淡泊名利贏得了尊重,等等。反之,那些裹足不前乃至沉疴痼疾,則與諸多不良習慣緊密相連。

只有當兒童把成長的點滴、成功的喜悅與習慣養成相關聯,他們才可能更加主動地去堅持正在形成中的好習慣,才可能更加努力地去克服業已形成的不良習慣。

幫助兒童在思想意識上建立起習慣與成長之間的關聯性,需要抓住兒童生活中的關鍵點和關鍵事件,指導他們明確新的行為規則,掌握具體的行為步驟,體味習慣之于行為及其結果的意義,學會進行行為歸因分析。

在這方面,教師尤其需要做到:

一是重視生活中的第一次,如:第一次任班干部,第一次做大會發言,第一次獲得特別獎勵,第一次受到欺凌,第一次中傷誹謗,第一次逃避責任,等等。

二是把握影響重大、意義深遠的生活事件,如:入學后重新編制班級、取得意料之外的好成績、陷入早戀而不能自拔、家庭結構發生重大變化,等等。

三是密切關注觸動兒童心靈的個人事件,譬如:一向自信滿滿、表現優異,卻驟然經歷結果差強人意的挫折;經長時間建立起來的友誼,卻因一場“美麗的誤會”而在頃刻間化作揮不去的心頭之痛,等等。

第三,指導兒童進行正面、積極的自我范疇化

人是社會的存在。社會總是分群、分類的,諸如:男、女,老、中、青、少,進步者、落后者,聰明人、愚笨者、搗蛋鬼,等等,此種群、類,便是社會認知理論所說的“社會范疇”。

根據社會認知理論,人們往往傾向于根據他人與自我的相同或相異來對其他人進行分類,并不斷地將其他人感知為與自己是同一范疇的成員(內群成員)或不同范疇的成員(外群成員)。

一個人把自己歸為哪一群、哪一類,即“自我范疇化”,這種群、類范疇的核心特征,便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一個人的價值觀念、行為方式的形成或改變,以至于形成對一個人的刻板化認知和一個人的自我認知。

譬如:一名兒童把自己歸為“搗蛋鬼”或“麻煩制造者”這一類,那么,透過內群成員的外在表現以及來自于師生的日常評價,這名兒童便可能在認知上強化自己的“搗蛋鬼”或“麻煩制造者”形象,其日常行為也會更多表現出“搗蛋鬼”或“麻煩制造者”特征,以至于成為習慣而不自知;反之,這名兒童如果把自己歸為“可愛精靈”或“受歡迎的人”這一類,則更可能傾向于向表現優異者學習,有意克制并嘗試矯正自己的不當行為,以至于改變不良行為習慣。

在這個意義上,兒童養成好習慣(或克服不良習慣),至關重要的一環便是兒童的自我范疇化問題。為此,教師首先應盡量避免對學生進行消極、負面的社會范疇化,特別是不能因兒童的一次或幾次不良行為,將其歸入甚至標簽為某種不良范疇,如“問題兒童”“后進生”“差生”之類。其次,引導兒童進行積極、正面的自我范疇化。再次,針對兒童已有的消極、負面的自我范疇化進行指導,引導他們通過改變行為方式來重塑自我形象,進而重新進行自我范疇化。

第四,引導兒童選擇恰當的參照對象

兒童基于自我范疇化的自我強化,是通過社會比較來實現的,即:一個人將自己歸為哪一群、哪一類,便會拿此群、此類的成員(內群成員)作比較,從而確認和確信自己對自身、對他人、對社會、對世界的感知和評價的真實性、正當性、正確性。

兒童選擇用來作為社會比較的參照對象,首要的是內群成員。這就啟示我們,教師一方面需要引導兒童進行積極、正面的自我范疇化,另一方面還需要了解兒童內心所歸屬的社會范疇和被之視為榜樣的參照對象,只有這樣,才能夠在行為指導中做到有的放矢。

就習慣養成的外在影響源而言,作為參照對象的內群成員固然重要,但也不可忽視諸種外在形象,包括教師、家長、同齡人、名人、藝術形象等的作用,因為這些外在形象都可成為參照對象。這便涉及兒童成長中的榜樣問題。

從指導和幫助兒童養成好習慣(或克服不良習慣)出發,選擇什么樣的榜樣,選擇誰作榜樣,關注榜樣的哪些側面,以何種形式呈現榜樣,以及作為教育者的教師、家長如何作榜樣,等等,都需要審慎考察不同類型榜樣作為參照對象發揮作用的社會環境和個體心理機制。

對于心靈純凈、心智未開、生活經驗有限的兒童來說,由于閱讀力不足,以圖像、動漫出現的卡通人物作為參照對象,似乎更為有效;對于生活經驗豐富、見識廣、洞察力強的兒童而言,心智發育已相對成熟,經由文字刻畫而出現的著名人物作為參照對象,似乎更易入腦入心。但無論前者,抑或后者,教師、家長的以身作則和潛移默化,都無可替代。

 

欄目:我該怎么辦

作者:鄭航  華南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博導,副院長

責編:卞京  周芳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