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弗赖堡口腔医院 > 特別推薦
田麗霞:讓學習發生在學生身上
  時間:2018-12-17   作者:田麗霞  

        很久不聯系的老鄰居突然來訪:“兒子剛上初一就厭學了。一開始是隔三差五地裝病,逃避上學,后來干脆不去了。現在已經兩周沒上學了,好說歹說都不管用,急死人了!”家長一臉焦慮。

老同學見面,同為教師,談話自然離不開學生:“真沒辦法,班里有一個學生,非常聰明,樣樣都好,就是不學習。家長說不聽,老師說也沒用。真可惜了……”老同學無奈地搖頭,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朋友給孩子報了鋼琴班。每天陪孩子上課,和孩子一起背曲譜、練指法。兩年下來,孩子一無所獲,朋友自己倒是學得有模有樣,能彈不少曲子了。讓朋友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學鋼琴這么美好的事情,孩子為什么不喜歡”。

身為教師,我也有這樣的困惑。上課鈴響了,小A一臉興奮地跑進教室。老師開始講課,小A的表情由興奮變成了茫然、漠然。同學們熱烈地討論問題,小A置身事外,望著窗外發呆。我問他:“發呆是一天,學習也是一天。你每天披星戴月早出晚歸卻一無所獲,對得起自己這份辛苦嗎?”他淡淡地說:“我也不想這樣,但我沒辦法。”

與一名在鄉鎮中學工作的老師聊天。他說:“義務教育普及了,學生不用交學雜費了,上不起學的問題解決了。現在困擾我們的問題是如何把學生留在校園,降低流失率,完成‘普九’任務。有一次,一個初二女生不想上學了,我們幾個老師輪番到她家里做工作。最后只好答應她的條件——不寫作業,不參加考試,遲到早退也不批評她……”老師的話里充滿了無奈。

……

對以上幾個案例,多數人都將其歸因為“厭學”。但是學生為什么厭學呢?怎么解決這個問題呢?教師在問,家長在問,學生在問,似乎全社會都在問。

為了讓孩子好好學習,家長們可謂不遺余力。擇校報班,嚴防死守,逼著孩子學,陪著孩子學。結果孩子出工不出力,動手不動腦,學習一無所獲。

為了讓學生學習,老師們更是使盡渾身解數,精心備課,不斷改革,引入新的教學理念,運用現代化的教學手段,努力使自己的課堂更精彩。結果如何呢?有些學生依然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心神游離于課堂之外。真應了那兩句俗語——牛不喝水強按頭,皇帝不急太監急。

放眼生活之中,類似的現象很多:家長端著飯碗追著孩子喂飯,孩子不吃;家長拿著棉衣給孩子穿,孩子不穿;上學快要遲到了,家長一催再催,孩子慢慢騰騰不著急;高考快到了,老師、家長方寸大亂,恨不能替學生去考,學生依然不緊不慢;大齡青年逍遙自在,不戀愛不結婚不生娃,父母急得團團轉,催婚催嫁催生娃,當事人依然自在逍遙……

這些問題充斥著我們的生活,攪亂了我們的心緒。我們多么希望囊螢映雪、懸梁刺股、程門立雪、聞雞起舞這樣的故事發生在自己孩子、自己學生身上啊,可惜沒有。

有一天學???,“要讓學習發生在學生身上”,校長這句話仿佛一記驚雷炸開了我心頭的陰云,使我醍醐灌頂茅塞頓開。

 “讓學習發生在學生身上”,這句話說到了問題的關鍵。學習是學生的事情,學生的事情就得由學生做。學生是內因,如果學生不想學,其他人再怎么努力也沒用。

而以前我們所做的改善辦學條件,改變教學方法,改善親子關系,這些都是必要的,但都是在改變“外因”,而忽視了“學生這個內因”。結果學習沒有發生在學生身上,而是發生在了家長身上、教師身上。家長學會了彈鋼琴,學生卻一無所獲;老師的課堂越來越精彩,學生依然提不起精神;學校的設施越來越先進,學生的學習熱情卻沒有隨之提高。

怎么辦呢?我們應該調整一下視角,把關注點放到學生身上,研究一下孩子想什么、愛什么、適合什么,然后因材施教“投其所好”,把學習的權利、責任和快樂一并還給學生,讓他們認識到學習是自己的事情,把“讓我學”變成“我要學”,讓學習真正發生在學生身上。

說易行難,怎樣才能讓學習發生在學生身上呢?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

低起點,小臺階,減少學生的失樂感

孩子是天生厭學的嗎?當然不是。我們不妨想一想,幾乎所有孩子在上學之前都做過這樣的游戲——背起小書包,對媽媽說:“媽媽,我要去上學了。”再想一想,幾乎所有孩子都是哭著上幼兒園的,但是很少有孩子是哭著進小學的。

學生從什么時候開始厭學呢?表面看來,學生厭學、棄學行為大多發生在小學四至六年級,初二和初三年級,高二和高三年級;其實,厭學、棄學的種子早在新學段入學時就種下了,一直在地下潛滋暗長,只是還沒有破土而出罷了。

為什么會這樣呢?因為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各個學段相互聯系,但又相對獨立。兩個學段之間的要求缺乏連續性,銜接過渡不自然,知識跨度大,方法變化多;加之很多家長和教師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而采取了高起點、大跨步、急行軍的做法。這些忽視學生差異、違背學習規律的做法,導致一些學生一入學就遇到諸多困難,進而產生畏難情緒,結果越怕越難,越難越怕,久而久之,厭學情緒就產生了。

讓我們做一個假設。小A和小D是兩個一年級新生,智力水平不相上下。但小A上過早教班,拼音、漢字、數學、英語學了一大堆;小D沒有上早教班,基本上處于“天然蒙昧”狀態。這個差異會導致什么結局呢?小A一聽就懂,一學就會,一寫就對,問一答十,于是人見人愛,人見人夸,他會越來越自信,越來越喜歡上學。而小D會如何呢?不難想象。

如果全班四十名同學大多數都和小A一樣,只有三兩個小D夾雜在其中,這些小D就有可能被貼上“差生”“笨蛋”的標簽,考不了優秀,得不到表揚,受不到重視,找不到自信,過不了多久,厭學情緒就會找上門來。

還有很多學校,新生入學的第一課是摸底考試。雖然所有人都知道成績只代表過去,但是,一個糟糕的入門成績如當頭一棒,會擊垮學生的自信,而一個沒有自信的人,還會喜歡學習嗎?

還有很多老師,開學第一天就趕進度、加難度,講課貪多求快,就高不就低,理論上是“期乎上取乎中”,讓學生跳摘果實,但實際情況卻是,很多學生還沒有適應新環境、沒有進入正常的學習狀態,就被遠遠地甩在了后面。奮起直追后發制人者自然不少,一蹶不振破罐子破摔的也大有人在,而后者就是厭學的人。

所以,雖然同學們熱切地盼望著升學,但升學帶給他們的不是快樂而是痛苦:

因為上學,再也不能睡到自然醒了,好累??!

因為上學,再也不能玩游戲看電視了,好煩??!

因為沒寫作業,家長、老師輪番批評,好郁悶??!

因為考試落后,家長、老師都不喜歡我,好受傷??!

上學前,家長總說“別著急,慢點”;上學后,家長總喊“別磨蹭,快點”。

上學前,家長總夸我“寶寶真聰明”;上學后,家長總罵我“你怎么這么笨”……

這一切的痛苦,都是因為“我上學了”。因此,在很多學生的心中,學習是個苦差事,校園就是失樂園,他們就是“服役的囚徒”。趨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如果上學帶給孩子的是這些避之唯恐不及的痛苦,他怎么會愛上學校、愛上學習,讓學習發生在自己身上呢?

所以,起始階段的工作很重要。教師要關注學生的基礎,做好與前一學段的銜接;采取低起點、小臺階、緩步慢行漸入佳境的方法,少指責多鼓勵,以降低升學帶來的失樂感;引導學生平穩過渡,感受學習的快樂,認識早起上學比睡到自然醒更有意義,讀書學習比看電視玩游戲更有價值,努力學習是一種更高層次的享受。果能如此,厭學的孩子也許會少一點,樂學的孩子也許會多一點,學習發生在學生身上的可能性就會大一點。

長陪伴,多關注,刷新學生的存在感

有人說中國的家長是全世界最負責任的家長,管吃管喝,買房買車,娶妻生娃找工作,無所不管;從小管到大,管了兒子管孫子。我想說,中國的某些家長是最糊涂的家長,因為他們經常越位,也經常缺位。

孩子小的時候,家長寸步不離,呵護備至,關系親密,越俎代庖常越位;等孩子上學了,家長卻開始大撒把不到位了,以為把孩子送進學校學習、關進書房寫作業就完成任務了,于是親子關系開始疏離。其實小孩子有小煩惱,大孩子有大煩惱,越長大越孤單越需要家長的關注和陪伴。如果成長的煩惱和親子關系的疏離不期而遇,那就給了厭學可乘之機。

還記得孩子蹣跚學步的情景嗎?顫巍巍不敢走,家長沒有責備他膽小,而是蹲在他前面鼓勵他,張開笑臉、伸出雙手迎接他,孩子成為全家關注的焦點,他備受鼓舞,越跌越勇。

還記得孩子牙牙學語的情景嗎?含含糊糊說不清,家長沒有嘲笑他,反而夸獎他,耐心地給他做示范,他備受鼓舞,說個不停。

因為“走路”“說話”能引起家長的關注,滿足了他的存在感,所以他愿意讓走路、說話這件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效果當然很好,只要沒有生理問題的孩子,都能學會說話走路。

但是,孩子剛開始上學,字沒寫好,題沒算對,作業沒完成,老師、家長就板起面孔說孩子笨,怪孩子懶,罵孩子沒出息,甚至擺出失望嫌棄的表情,更有甚者還訓斥責罵拳腳相加。孩子備受打擊,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其實學習就是一種成長,學知識遠比學走路、學說話難度大;而且學生每天都要面對新知識新問題,他們就好像持續攀爬的登山運動員,總是處在堅持與放棄的臨界點,如果老師和家長能夠拿出當初教孩子學走路、學說話的耐心和熱情,給予他們足夠的關注和鼓勵,他就能振奮起來成功登頂。

請記住,在漫長的學習生涯中,學生永遠是蹣跚學步、牙牙學語的孩子,他們需要您的陪伴和鼓勵。請拿出您的耐心和熱情去關注您的孩子和學生吧,他會為您的關注而努力,因您的期待而精彩。

看對象,求實效,增加學生的獲得感

“守株待兔”中的宋人為什么愚蠢地守著那個木樁子?因為那個木樁子帶給他實實在在的獲得感——一只兔子;愛迪生為什么歷經千百次失敗而不放棄,因為實驗帶給他實實在在的獲得感——一項項發明;袁隆平為什么傾盡一生研究水稻而不覺得苦?因為研究帶給他實實在在的獲得感——超級水稻。學生為什么不愛學習呢?因為學習沒有帶給他獲得感。

為什么不愿意去上學?因為學不會,去也白去。為什么不注意聽講?因為聽不懂,聽了也白聽。為什么不參加小組討論?沒有見解,說也白說。為什么學困生不做作業?因為不會,做也白做。為什么優等生不做作業?因為作業太簡單,做了也沒提高……對于以上幾個問題,一言以蔽之,就是沒有獲得感。

怎樣提高學生的獲得感呢?我覺得要從三個層面入手。

一是分層制定教學目標,讓每一個學生都能有得學、學得會,學有所得。

二是課堂教學要關注大多數,提高學生的參與度,讓每一個學生都能聽得懂、說得出、記得住,日有所獲。

三是留作業要因人而異,難易適中,讓學生跳摘果實,爭取讓每個人都能“跳起來”“摘得到”,做到一練一得。

如果學生每天都能清楚地知道自己收獲了什么,這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定能聚光燃火,點燃學生求知的熱情,讓學習發生在學生身上。

牛不喝水怎么辦?等,渴了它自然會喝。孩子不吃飯怎么辦?等,餓了他自己會吃。學生不學習怎么辦?不能等,因為等他明白了、想學了就太晚了。所以,我們要想盡一切辦法讓學生愛上學習,而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學習發生在學生身上”!

所以,要解決學生厭學棄學的問題,就要從新生入學的第一天抓起,做到降低起點,平穩過渡,減少失樂感。

 

欄目:田麗霞專欄

作者:田麗霞 河北省石家莊市第四十二中學語文教師、全國優秀教師、全國十佳班主任

責編:周芳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