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弗赖堡口腔医院 > 專業成長
班主任:從“日子好過”到“過好日子”
  時間:2017-07-21   作者:陶成霞  

與過去相比,現在的學生、家長素質高了,領導的關注多了,班主任的日子變得好過了。然而,要從表面的“日子好過”走向常態的“過好日子”,除了要有充盈的師愛外,班主任還要練就基于學科、集體、性別這三個維度的綜合“武藝”。雖然這些“武藝”只是班主任工作的幾個斷面,但它們在班級教育中所起的作用卻十分關鍵。

從學科教學入手

——我是教××學科的班主任

教室后面有一片幽靜的小樹林,常有學生在其間讀書嬉戲。不知為何,近來小樹林卻漸漸地人跡罕至了,只有晚自習期間才有三三兩兩的男生出入其中。我想去探個究竟,剛剛靠近,一股濃烈的尿騷味便撲面而來。我明白了,離班級最近的男廁是一座還沒有改造的老式廁所,臭氣熏天,于是不少男生晚間選擇在小樹林中解決內急。怎么辦?如果我在班上糾風,一來女生會尷尬,二來男生一時收斂后可能還會反彈。我有點猶疑。

 

下午語文課,我們學習《智取生辰綱》,學生們普遍感覺到吳用等好漢在智取過程中,對天氣、地點、人物的選擇以及下蒙汗藥的時機與方式,都是精細而有關聯的,并形成了“要把細節寫實”“注重細節間的關聯與呼應”等寫作感悟,下課前我也在黑板上寫下總結語“小處不可隨便”。就在板書的瞬間,句中的關鍵字觸動了我的心結。于是,我說道:“行文與做人有時是相通的,同樣幾個字可以演繹出迥異的人性況味,這也是語言運用的奧秘之一。就拿這句總結語來說,各位只要稍稍調整一下語序,立即就能表露出不同的內心世界。”

 

話音未落,“隨處不可小便”“不可隨處小便”的句子就從他們口中蹦出來,大家嬉笑成一團。我接過話:“第一句送給咱班男生,切合大家那種霸氣之中洋溢著的原始野性;第二句送給咱屋后的小樹林,愿連古通今的它永葆清新。”此時,女生們心領神會笑而不語,男生們咧嘴大笑皆有所悟。此后,小樹林又恢復了往日的美好。

 

后來,班上大多數學生把這次經歷與感想寫進周記里,說這樣的“智取”方式走心而不尷尬。大家不但受到了教益,也更愛語文學科了。語文老師擔任班主任,可以借助對語言文字的巧妙運用實現婉諷,把育人的種子播進學科土壤,既不脫離學科素養培育,又彰顯了學科化的教育機智,可謂一箭雙雕。

 

其實,對于教育者來講,每門學科都包含著可以相機而教的育人因子,如數學中的黃金分割比、物理中的牽引力與阻力、化學中的溶解和熔化,等等。這些看似冰冷的知識背后,無不潛藏著哲學意義上的育人功能。如果具有不同學科背景的班主任,都能提高基于所教學科的育人意識,其班主任工作的品質自會有質的變化。

從形成集體入手

——進了一家門就是一家人

有一次班級大掃除,小趙與鄰桌小徐因嬉戲而沖突,情急之下從書包里摸出一把偷偷帶來的工藝匕首,想比劃兩下以示威懾,誰知失手刺中了小徐揮舞防御的左臂,衣破血流,驚呆了所有人。我連忙送小徐就醫,約見小趙家長,并帶小趙登門道歉……

 

處理流程規范而有人情味,事情很快平息了,但這個過程中的種種場景卻讓我難以釋懷。首先,在事發現場,只有兩個男生主動上前阻止小趙并救助小徐,其他人有的忙于打掃衛生,有的埋頭寫作業,更多的是觀望不前。其次,雙方家長的態度讓我始料不及,小趙家長拍桌子質問我,她孩子此前六七年都沒犯過錯,為何到你班上不到兩個月就誤傷別人;小徐家長看孩子沒什么大事,倒是很快選擇了包容,但提出把孩子調到前排,且要與全班成績最好的學生坐同桌的要求。再次,班級任課教師們一如既往地上下課,偶爾提起這件事也只是作為茶余飯后的談資。

 

學生之間的冷漠,家長們的私念,任課教師的淡然,促使我反思:要帶好一個集體,僅憑傳統班級管理中一對一地與問題學生單打獨斗是不行的。“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見招拆招式的被動應對必然會導致麻煩層出不窮。我通過分析發現:上述事件中出現的冷漠、私念與淡然,其根源主要是班級中缺少公共情感資源,大家彼此之間不了解,一旦出現突發事件,很難自覺地把自己定位到當事人角色上去。

 

改變之道在于為大家筑一座共同居住的屋子,屋子里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扇門,每扇門背后都是一個家。這個屋子不是物質的,它是一種觀念或一種思維方式,它連接一切訴求,并融合塑造出一個“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理想班級。

 

圍繞這一設想,我請各科老師找機會自夸兼“自黑”,給學生以引領的同時也走下神壇,站成一個缺點與優點并存的鮮活的人;利用家長學校和班會課,我請家長逐一登臺以笑談方式介紹自家孩子的優缺點,讓每一個學生的秉性與過往都以溫暖的方式成為公共資源;我請求師生家長共讀一本書、共看一部電影,以典范而易懂的作品迅速造就共同的話題,等等。共同精神空間的開拓、共有精神內容的儲蓄,使得同一個屋檐下的所有人都有了情感的交集,“美美與共”的班級生態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從和諧關系入手

——打理好學生身心的“后宮”

不知何時,學生之間似乎出現了隔膜:活潑的小葉姑娘沉默了,莽撞的蔡小伙拘謹了,課間送作業本的男女生課代表不結伴而行了,男女生突然分成了兩個陣營……迷茫、掙扎、朦朧、渴求等情愫彌漫在看似平靜的班級里。成年人都明白,他們正在經歷著身心的巨變。身為人師的我也明白,引導青春期學生管理好自己身心的“后宮”,才能讓他們在生活與學習上站穩腳跟。

 

班級開展踏青活動,其間的歡樂與放松是校園內所沒有的。吃完午飯后,有人提議玩游戲。學生一通吵嚷之后沒有達成共識,興致漸落。這時,我提議大家不妨玩玩時下最流行的“真心話大冒險”,得到了大家一致贊同。每人都把想提的問題及回答對象等信息寫在紙條上,卷起來放進盒子,然后由班長隨機抽取,被抽中回答的一方必須說真話。

 

于是,諸多火辣問題滾滾而來:“你最近一次夢到了誰?”“為什么某某不理睬某某了?”“女生不想跑步時為何常以肚子疼為理由?”“你們女生背書怎么那么快,有什么秘訣?”“我每次做數學試卷里的大題都很茫然,某某(男生),你是怎么做到都能解的?”……很多問題得到了明確答案,也有很多問題是學生羞于正面回答的。在嬉笑嗔怪、面紅耳赤之中,每個學生都在掩藏自身存在的前提下,獲得了一點點刺探欲的滿足。

 

然而,對于素養差異在縮小、性別差異卻在拉大的男女生來說,這個游戲只是一個“藥引子”,旨在催化他們了解并包容彼此。隨后,班會課改成了“一加一”。第一節課,我在班上給女生講我們身心發展的故事,搭班的男教師另擇地點給男生講他們身心發展的故事;第二節課,大家一起反思并互相交流、互提建議。學科教學改為“一隔一”,即盡量設法讓男女教師間隔上課,給學生以思維與行為方式的轉換刺激。個別輔導增設“一對一”,即通過教師之間的協調,力求讓男女生在各門學科上都有機會得到相應性別教師的指導。班會課是明線,培育學生清晰具體的性別意識,并在交流中求得相容;男女教師間隔上課與對應性別的輔導是暗線,旨在豐富學生對不同性別所帶來的視角差異化的認知。

 

一段時間下來,圍繞學生青春期身心發展“后宮”問題展開的基于性別特質的教育,使得學生的自我性別認同意識提高了,“偽娘”與“女漢子”也消失了。學生們在融洽了關系的同時,還形成了必要的與異性相處的邊界意識,生活與學習也因遵循了各自的身心發展規律而越來越好了。

 

欄目:工作筆談

作者:陶成霞 江蘇省泰州實驗學校 225300

責編:楊丙濤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