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弗赖堡口腔医院 > 專業成長
一個覆水難收的“離間計”
  時間:2018-06-28   作者:徐春玉  

         初三第二學期期中考試后,依照學生的需求,我給他們的座位進行了一次大的調整。為了盡可能考慮周到,我真是煞費苦心??!可是沒過幾天,坤子就提出要換座位。

理由是他周圍有人上課睡覺影響他學習。于是我找了那個上課睡覺的學生長談了一番,這孩子答應我一定改正。我也將此事告訴了坤子。但第二天,我一進教室就看到坤子換到了別人的座位上。

    我有點納悶,走過去問:“咦,你怎么坐這里了?”

    他仰著頭,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說:“你不同意給我換,我就自己找人換了呀!”

什么態度!私自換座位,面對老師的詢問還理直氣壯!這明顯是沒把我這個班主任放在眼里呀!那個和坤子換座位的學生一直埋著頭,不敢正視我。其他學生的讀書聲也變小了,看來他們都在豎著耳朵聽我怎么“發落”。

我強忍住內心的火氣,壓低聲音說:“你先給我把座位換回去……”我想告訴他,想學習,坐哪里都可以;我想告訴他,換座位,有很多種解決的方式。

可是他居然沒聽我說完就犟道:“我就是不換,你能把我怎么樣?!”話音剛落,教室突然安靜下來,學生們都齊刷刷地看著我!

我被激怒了——這是早就想好要跟我斗的架勢呀!原本還想私下解決,現在沒退路了,不得不將這件事擺在幾十雙眼睛下解決了。我很想好好訓斥他一番,但僅存的一點理智告訴我:對于這樣一個執拗近乎偏執的學生來說,要用高明點的手段解決。

    想起他之前跟我說的換座位理由,我突然靈光一現,問他:“你為什么一定要換座位?你是討厭你周圍的某個同學嗎?”

    情緒激動的他,不假思慮地回答:“我就是覺得那里的學習氛圍不好。”

    我立刻指著他原來座位旁邊的學生問:“你們那邊的人都是怎么學習的?你們差勁到被同班同學嫌棄了知道嗎?你們看看坤子,他想方設法要遠離你們,他打心眼里瞧不起你們,你們知不知道?!”

坤子愣了一下,張開嘴像是要解釋什么,但是我沒給他說話的機會,因為我清楚地看到有些學生的表情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有些低落,有些生氣,有些對坤子的不屑。我清楚地知道,我的“挑撥”成功了。

我占著話語權,接著說:“但是我認為,每個人的學習基礎是不一樣的,只要我們同學有一個端正的態度并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就是最棒的!同進一個班是緣分,同學之間應該互相幫助,而不是互相嫌棄。一個人就算為了學習,也不能總想著自己的利益,不顧其他同學的感受,不顧班規守則……”我的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辭,得到了絕大多數學生的認可,他們微微地點著頭。

坤子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說話,最后什么也沒說。也許他知道說什么都晚了,也許他知道他“得罪”的已經不是我一個人,而是班上的一批人。

接下來的事都在我的預料中——在班里輿論的譴責下,在同學們維護正義的目光下,坤子和那位同學又悄悄地換回了座位。

我很高明地解決了這場“風波”,既維持了自己的風度又得到了我想要的結果。

但是,我沒有發現這件事后坤子開始和這個集體漸行漸遠,沒有發現形單影只的坤子已經很少微笑,我也沒有發現他的孤獨、無助和被排擠,一切都因我而起……坤子轉學了,那么堅定、決絕的背影,沒有一絲留戀的樣子,讓我陷入了沉思。

我的一個自以為是的“高明”計謀,在一個孩子的心里留下了永遠的創傷,但是我卻無從彌補,只有悔恨和自責深深地纏繞著我。每每想起,心中都有無法言說的痛楚。

我確定,在我的教育生涯中,這會是最后一個“坤子”。

 

(徐春玉 江蘇省南京市第十四中學 224500

責任編輯:卞京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