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弗赖堡口腔医院 > 專業成長
從“目標”到“生長”再到“家園” :一位青年班主任對班級教育價值的思考
  時間:2018-06-28   作者:王俊  

班級,作為一種教學的組織形式,是班集體形成的組織基礎。但是,不是所有的班級都能被稱作班集體。我對于班集體的認識,就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班級即“目標”

工作之初,我全天候蹲守在班里,緊緊盯著學生的常規和考試分數。為了能夠讓班級各方面都取得優秀成績,我以目標量化的形式對學生進行考核,并且經常利用各種機會向學生灌輸勵志故事,激勵學生向理想大學邁進。

 

2009年發生的兩件小事,卻讓我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對班集體的認識。

 

有一天,我照常去看晚自習,班長卻對我說:“老師,我們班晚上紀律都不錯,您為什么還要坐班呢?快去歇歇吧。”看似是對我的關心,實際上卻暗含著質疑:“這樣的坐班管理有什么意義?”

 

期末全市聯考前,我對學生說:“這次考完后,我們班按照成績高低自主挑座位、選同桌。”成績出來后,我兌現了承諾。剛開始挺順利,可排著排著,有個女生卻孤零零地站在教室里,她既沒有挑選別人,也沒有被別人選擇。最后,她噙著眼淚將桌子搬到了最后一排,單坐一桌。盡管后來我找機會調整了她的座位,但是一直到畢業,她見到我還是躲躲閃閃,不愿交流。

 

當我們將競爭作為班集體建設的一個砝碼,粗暴地唯分數論后,班集體必然淪為“恐懼”的地方。我們的眼中只有分數,沒有人,那么班集體的教育意義就將消失。在“班級即目標”的視野下,學生在我眼中成了一切服從命令的“士兵”。

 

帶著這些困惑,我有幸加入了常州市名班主任潘勤老師的工作室。潘老師的理念與實踐為我打開了另一扇窗戶,尤其是工作室顧問、常州高級中學副校長張煥平的多次報告和談話深深地震撼了我。

 

他說:“學校教育在傳授知識的同時,更要讓學生的內心真正強大起來,要讓信仰與追求成為學生生命的支撐。一個把目光聚焦在遠方的人,才不會為腳下的小景致所累。遠方的目標會引領他走得更穩健、走得更遠。”這些話不斷啟迪著我重新思考對班集體、對學生、對自我的認識。

第二階段:班級即“生長”

雅斯貝爾斯說:“教育的過程首先是一個精神成長的過程,然后才是科學知識的獲知過程。”班集體是由學生構成的,班主任應該和學生一起追求班集體的精神成長。

 

我認為,基于生長的班集體應該是生生、師生、家校共同成長,不唯單方向地承擔責任;應該允許多元發展、張揚個性,不唯分數為尺度;應該尊重教育規律,不為外力所脅迫。

 

這個集體有目標,但是不以犧牲學生的尊嚴、教師的健康和家庭的和諧為代價;這個集體彼此關愛、共同進步,不以彼此為敵人而存在;這個集體有共同的價值追求,從這個集體走出去的學生都是真正的人。

 

學生對這個集體應該有歸屬感,能夠在集體中承擔責任、保持獨立、追求自由,能夠在集體中感受愛、傳遞愛。

 

帶著這樣的思考,2011年,我開始以“生長”為視角,培育班集體成為學生發展的土壤。我認為,班集體的“成長”就在于它的核心精神能夠不斷“生長”,而這種“生長”需要從各個方面提供土壤。

1制度的制定

高二組班之后,我們以“做幸福的八班人”作為班級文化的核心追求,以“善良、正義、擔當”作為班級精神品格。

 

為此,我們召開了20多次班會,創設班級文化角,開設“家長講堂”,開展“大學巡講”等活動。我們的班規拋棄了冷冰冰的言辭,學生們用形象的話語表達對班級和他人的期望,并命名為“幸福的約定”。

 

例如,“氛圍:水質的好壞決定了魚兒的生命,學習氛圍的優劣決定了我們的成敗(周逸軒)”“午休:請在別人休息時放輕你的腳步,給他人營造一個舒適的環境(張煥)”“課間:下課了,請盡量不要讓周圍的同學送來不一樣的目光(鄧冬)”……

 

要實現精神的引領,必須有制度作保障,而只有讓學生自己制定制度,他們才有可能自覺遵守。

2時機的把握

9月暑熱未消,大課間跳繩,部分學生躲在樹蔭下看著別人揮汗如雨,學生小我、自私的一面從中顯現。這時,我想起了潘勤老師講的前輩名師劉伯能上體操課的故事。

 

劉伯能先生是同盟會成員,他在學生不能立正、畏難時說:“汝輩非糖人,何怕日?非紙人,何怕風?非泥人,何怕雨?怕這怕那,何時能立?”錢穆先生深有體會地說:“此乃人生立身大訓也。”

 

我在大課間結束時將這段話呈現給學生,讓他們背下來,然后請他們思考,我為什么讓他們背這段話。“于無聲處聽驚雷”,班集體精神的成長就是要讓學生在各種場合進行深層次的內心活動,讓他們內心世界豐富起來,這樣他們今后才可能自己教育自己。

3精神的內化

蘇霍姆林斯基說:“讓孩子們不要經常去空談崇高的理想,讓這些理想存在于幼小心靈的熱情激蕩之中,存在于激奮的情感和行動之中,存在于愛和恨、忠誠和不妥協的精神之中……否則,那些為人們視為神圣的東西會因此而變為毫無意義的空談。”

 

2009年畢業典禮上,我給學生放了一個視頻《清華最帥工科男》。這個視頻講述的是兩名清華男生的農村支教經歷,他們用熱能原理為孩子們做午飯,用廢舊電腦搭建機房,給孩子們帶去希望……

 

我希望,學生從中明白走進大學對他們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精神的引領只有來自生活才能指引生活,從而不會成為空談。

 

電影《三傻大鬧寶萊塢》中蘭徹說:“追求卓越,成功就會在不經意間追上你。”抓住班集體成長的各種節點,我們一起培育土壤,班集體才有可能充滿奮斗的激情,也充滿精神的光輝。

第三階段:班級即“家園”

美國學者波斯納提出“經驗+反思=成長”。雖然我的實踐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我仍在思考:教室對于學生來說是什么?教室中的每一個人因為什么而存在?班集體對學生的一生來說意味著什么?

 

在我心目中,理想的班集體應該成為“家園”。這個“家園”充滿富足的物質與精神,并且能給人以安全感與歸屬感。我相信,當一個集體真正遠離恐懼時,教育的滋養就開始了!

1班級應該是學生生活的家園

在這里,我希望看到這樣的情形:教室整潔,書香彌漫,坐姿端正,同學友愛,師生互重;同學之間不是為了某種規則而生活,而是因為一種道德的契約而生活;教室的每一面墻都可以看到學生的故事、心曲;黑板的每一個主題都是師生共同追求的生活方向;每一個學生都能在這里感受到家的溫暖、關懷以及鞭策。

2班級應該是學生學習的樂園

我們努力在班級中營造這樣的氛圍:每個學科有自己的領軍人物,有他們展示的空間,有交鋒的可能;每個學科小組每周都能有一個時間走上講臺做老師;班級重學習習慣(預習—聽課—作業—復習),重自學能力;我們利用每一個老師,利用“家長講堂”,為學生打開一扇扇了解世界的窗戶。

3班級應該是學生精神的殿堂

我希望在學生們身上看到“走出校門之后身上剩余的東西”“一想起就淚流滿面的日子”,每個學生都是“平凡的好人”,班級成為“今生今世的證據”。

 

“生活的家園+學習的樂園=精神的殿堂”——這樣的班集體就是我所追求的“家園”。

 

我沒有將“家園”限于一時一地一人。20138月,我組織了“我們一起聊聊吧”活動,讓新高二學生和往屆學生坐在一起,伴隨著悠揚的音樂、美味的甜品以及隨意輕松的氣氛,在咖啡屋聊天。沒有刻意的主題,沒有居高臨下的訓話,只是因為曾經或者正在經歷著的一些事情而走在一起。

 

在聊天過程中,我們看了《堅持》《黑蘋果》《從結束的地方開始》等視頻、文章。我希望,在這樣一種氛圍中,讓教育生發下去;我希望,我的學生能夠帶上基礎教育的品質傳遞下去,凝聚能量;我也希望,來自不同類型家庭的學生能平等地對話、交流。

 

從“幸福班集體”到“家園”,這當中的轉變不是玩弄辭藻,而是強調師生在教育場域中的獲得感。也許,只有教室在向“家園”挺進,我們才有可能重建師生關系、家校關系、生生關系;才有可能努力使教室變得不那么令人畏懼;才有可能延長教育的精彩。所以,“家園”本身就是一種教育價值。

 

從“目標”到“生長”再到“家園”,這當中記錄的是八個班集體的成長史,也是我作為一位班主任的心靈史。

 

欄目:工作筆談

作者:王俊  江蘇省常州市北郊高級中學

責編:楊丙濤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